五分排列3

                                                来源:五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8-03 16:21:22

                                                截至2018年10月9日,余某容、闭某成的传销活动在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发展下线共计38671人,层级24层。2016年8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经营金额43.77亿元,二人在传销活动非法获利共计13.63亿元。其余各在案参与传销的被告人,经营金额从19亿多至10万元,非法获利从700多万元至10万元不等。8月3日,备受关注的泽熙系上市公司宁波中百公告称,公司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根据两份文书,因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四局”)申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宁波中百资产依法予以强制执行。

                                                8月3日,宁波中百公告显示,宁波中百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2020)京01执749号《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宁波中百持有的西安银行9511.22万股股份,其中9511万股于2020年7月30日被冻结,冻结当日收盘价为5.64元/股,被冻结的市值为53642万元。

                                                原工大首创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龚东升未按照《哈工大首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本级)印章使用管理制度》的规定履行公章使用审批流程,且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情况下,向中建四局出具一份盖有工大首创公章及其本人签名的《担保函》。

                                                8月3日,对王军套反映的“长时间未出调查结果”一事,金水区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这类事件,该局很慎重,调查仍在继续。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刘安邦律师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只要债权人能够证明其在签订担保合同时对董事会决议或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的二者之一进行了审查,且决议记载内容符合《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即可认定债权人善意。

                                                曾现“同案不同判”,裁定书被撤销

                                                2019年12月30日,郑州市中级法院作出(2019)豫01执监196号执行裁定书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除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案件外,执行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审查并公开听证。申请人以被申请人未实际出资为由申请追加其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应属争议较大案件,执行法院应当公开听证查明被申请人是否应依公司法相关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金水区法院(2019)豫0105执异138号执行裁定书,没有进行公开听证。同时,只有在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民事诉讼法第一编第七章第二节的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才能适用公告送达。显然,执行法院的公告送达存有不妥。最终,裁定书撤销了金水区法院(2019)豫0105执异138号执行裁定书,要求后者重新审查处理。

                                                从2019年8月发现至今,王军套在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和金水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之间来回奔波,钱却一直未追回来。公司股东身份的撤销也无进展。

                                                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宁波中百表示,公司于2017年收到仲裁裁决书之后,经与外聘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沟通,依据会计准则中的谨慎性原则,计提预计负债4.94亿元。司法执行将导致4.94亿元现金或等值的西安银行股权被划转。若先执行现金,该部分现金约为3亿元将无法继续购买理财,按照2020年上半年理财的平均利率来测算,将影响本年投资收益约500万元;若先执行西安银行股权,2020年现金分红已入账,不会影响今年公司对该笔股权的投资收益。

                                                2019年8月,王军套到银行办理业务,被告知91000多元存款,已被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冻结、执行。“我当时都蒙了。”王军套回忆说。